🇬🇧朝x耀🇨🇳
从今天起,面朝大海,做快乐肥宅

我并不常喝酒,好吧,至少是最近。
    
说真的,我已经戒酒很久了,有那么大概两三年,应该是在我和罗莎柯克兰失去联系之后的那年。或者第二年,我记不太清楚,总之差不多就是在那个时候。
但安娜布拉金斯卡娅的酒没有人能拒绝,包括我。所以这也是为什么我现在会坐在这里。
    
我和安娜也有一段时间没见了,我们不怎么联系,虽然说实话我和谁都没有经常联系。
听起来有点冷血是吗?那么恭喜你,终于看清我的真面目了。
我不知道安娜为什么会突然想要约我出来,我猜可能只是一时兴起,所以我们也随随便便的瞎聊。
安娜说她新交了个法国男友。我说那我可能有点垂涎我们小组长。
安娜说那个胡子虽然有一丢丢滥情,但总算温柔体贴脾气好。我说耀哥是我见过长得最好看的小哥哥,人也特别好,比你的法国胡子还好。
安娜说你别吹牛,肯定是法国胡子长得更好看,而且人家经验丰富,活比脸还好。我说这你就欺负人了,我目前还没想过把耀哥拐上床。
安娜说那你这也没意思了,你都不想跟他上床,怎么好意思说喜欢人家。我说那不对啊,我对耀哥的爱明明发乎情,止乎礼。
安娜说你个辣鸡玩意儿吧,上学的时候就怂,怎么现在更怂,好歹当年你还研究过怎么爬那位大小姐的床,看看你现在。我说等等等,麻烦您等一下,酒可以胡喝但话不能乱说。
安娜又说,所以你知不知道大小姐回来了?我说,知道啊,你又是听谁说的。
安娜伸着食指在我眼前画了个M,我点头,哦,金拱门小姐啊,怎么着,她跟你弟还没分呢?说真的,你能不能帮我问问你弟,有没有办法能一劳永逸的解决那个祸害,我可以给你弟打钱。
安娜明显的翻了个白眼,说我弟到现在还没被她祸害死已经是我们布拉金斯基家命硬了,哦,所以她果然也来烦你了?
我实在是不想,也不知道怎么回复安娜这个问题,所以直接划开了手机递给她,微信对话框的那头是艾米丽琼斯小姐长达20几秒的语音条:燕子燕子在吗在吗?你在干吗??在吗??我可听说大小姐回去了啊!她是不是去找你啦??燕子燕子?她有没有去找你哇?在吗在吗??燕子燕子???快回话!!!
安娜直接被这条免提语音笑出了酒嗝,说算了算了,我什么也不问了,你够了吗?不够再来两瓶?我说够了,我早就已经戒酒了。
   
我真的没醉,就一瓶冰白而已,更何况这里还有一个布拉金斯卡娅,我怎么可能醉。就算我真的太久没碰酒,也不可能这样就醉了。
所以只可能是冰酒的后劲太大,我疏忽了。
这才让我脑子发昏口齿不清,把自己傻逼兮兮的挤进了安娜的背后和靠背沙发之间的缝隙里,埋着脸抱着安娜的腰闭着眼睛说梦话,我说我好生气啊。
安娜好半天才哼笑了一声,那你哭什么呀?
我说,我就是好生气啊,气死我了。
   
罗莎柯克兰回来了。
    
    

评论(7)
热度(22)

© 沈空空 | Powered by LOFTER